展覽概述 圖冊背景 社會活動 生命禮俗

在《番社采風圖》中,與生產活動相關的主題有〈捕魚〉、〈捕鹿〉、〈猱採〉、〈種芋〉、〈耕種〉、〈刈禾〉、〈舂米〉、〈糖廍〉,約佔二分之一的篇幅。就內容而言,大致可分為漁獵、採集、農耕與初級工業等項,底下將分別概述之。

漁獵方面,以〈捕魚〉(見圖十九)、〈捕鹿〉(見圖二十)為代表。〈捕魚〉一圖主要描述諸羅縣目加溜灣、哆咯嘓等社兩種捕魚方式:一為用笱捕魚,一為用鏢槍、弓箭射魚。捕、射獲的魚,則投入腰間的竹簍裡。

另外,在〈捕鹿〉中可見,原住民手持弓箭、標槍,並帶領獵犬追捕倉皇而逃的鹿群。據圖說文字所言,淡防廳各社將秋末冬初聚眾捕鹿的行為,稱之為「出草」。鹿是原住民重要的食物,同時也是與漢人交易的重要商品。以往鹿群遍布全臺,但隨著臺灣西部平原的開發、鹿群的濫捕,鹿群的數量逐年遞減。捕鹿漸變成部分地區季節性的活動,而非全臺常年性的工作。

採集方面,見於〈猱採〉(見圖二十一)一圖。畫中描寫麻豆、蕭壠、目加溜灣等社社民,於七、八月時,摘採椰子與檳榔的情形,此活動名曰「採摘」。早年臺灣充滿瘴癘之氣,咀嚼檳榔有對抗瘴氣的效用。再者,婦女以黑齒為美,故檳榔也被用作將牙齒塗黑的材料之一。麻豆人也曾在與荷蘭人簽訂合約時(1635),攜帶椰子和檳榔為伴手禮。另外,畫面左下角樹幹所長之水果,乃熱帶植物波羅蜜。

圖十九:〈捕魚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 圖二十:〈捕鹿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 圖二十一:〈猱採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


與農耕相關者有〈種芋〉(見圖二十二)、〈耕種〉(見圖二十三)、〈刈禾〉(見圖二十四)、〈舂米〉(見圖二十五)。《番社采風圖》大部分是描繪平埔族的生活,但亦雜有部分內山住民的生活面貌,如〈種芋〉一圖,即是描繪鳳山縣內山住民挖土種芋的活動。就圖說上的記載,烹煮芋頭的方式,是將芋頭埋在土中,用火焚燒,悶熟後,再取出食用。

〈耕種〉、〈刈禾〉、〈舂米〉等圖,描繪出稻米生產過程中幾個重要的階段。〈耕種〉圖裡的人物,已採用犁耕技術,此類農耕技術應是向漢人學習得來的。根據平埔族的傳統,婦女是生產的主力,男人主要的任務是送飯。但就〈耕種〉一圖所示,平埔族男性也開始從事稻田的耕作,以女性為生產主力的傳統,似乎有所轉變。〈刈禾〉為收割小米和稻米的情形。早期臺灣方志都說平埔族徒手摘稻,此一描述正可與〈刈禾〉的場景相印證。收割結束後,便開始進行舂米的活動。就〈舂米〉圖說所言,他們以大木為臼,以直木為杵。日據時期,日人拍攝的寫真帖中,還可見原住民使用這類的工具(見圖二十六)。

圖二十二:〈種芋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 圖二十三:〈耕種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 圖二十四:〈刈禾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
圖二十五:〈舂米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 圖二十六:〈化番の杵歌〉,池上清德(日本,編撰者),發行日期:1936。臺中:國立臺中圖書館。 圖二十七:〈糖廍〉,佚名(不詳,插畫家),創作日期:清乾隆年間。臺北: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。

初級工業方面,則見於〈糖廍〉一圖(見圖二十七)。廍,意指房屋,糖廍即製糖的工坊。〈糖廍〉一圖主要描繪蔗糖種植和生產的過程。就圖像的內容與圖說文字觀之,從事製糖工作者,都是漢人,原住民此時還不能掌握製糖的技術。換言之,〈糖廍〉是描述漢人在臺的生產活動。為何以描述原住民生活為主的圖冊,竟選擇漢人製糖這一主題?巡臺御史六十七在選題時,究竟有什麼考量呢?您是否能想到合理的解釋呢?